垃圾分类中国应该有自己的解决方案

我支持垃圾分类,更赞成资源回收利用。但是绝不应该在居民小区的垃圾箱做这件事。

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 给居民带来严重不便

垃圾回收在基层执行时,已经歪了这样的程度:绝大多数垃圾箱收走,仅几个垃圾箱保留。保留下的垃圾箱也不是24小时开放,只有几个时间点开放。每次垃圾箱开放时,居民都要走很长一段路,排几十米的长队,等很长时间。

这给居民带来严重不便,尤其是夏天垃圾腐烂的速度快,垃圾箱定时开放让垃圾在居民家中存放时间长,容易滋生细菌传播疾病。更不要说上班一族根本没办法在规定时间内送垃圾,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困扰。

二 分类标准难以掌握

许多人为了记忆编了口诀,还有一些简单的记忆法(比如用猪),但这些记忆法也不总是有效,还有各种特例需要了解。此外不同城市的分类标准之间还有差异,比如:同样是报废的旧手机,在北京属于有毒垃圾,在上海属于可回收垃圾。同一个城市的标准还会变化,比如过去电池因为含有汞所以属于有毒垃圾,但是现在电池技术革新已经不再含汞了,已经可以按照普通固体废弃物一样处理了,但是很多垃圾分类标准没有与时俱进,仍然将电池作为有毒垃圾。

以上分类标准的这些弯弯绕连年轻人都搞的脑袋疼,更不用说老年人了。

三 垃圾清运低效率

像上海这样将垃圾分成四类,意味着垃圾车要分成四个独立的空间。而不同的垃圾未必在同一个处理站处理,还可能需要转运到其他垃圾处理站。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有毒垃圾的空间还没装满,但是湿垃圾已经满了,就只能空置一部分空间了。不止空间利用率低,而且工作效率、转运效率都非常低下。

第一条为什么给居民带来那么多不便?其实管理者也知道不便,但为了让效率不要低的太夸张,只能牺牲方便。

四 成本大大增加

因为效率低下,所以处理同样的垃圾就需要增加人员和车辆。增加了人工成本,管理成本,能源成本(估计车辆油耗是分类前的3倍左右),车辆采购成本、车辆改造成本等等。

五 毫无实际意义

在最前端做的这种分类毫无意义,有网友拍到视频虽然垃圾箱分类了,但是垃圾车在清运的时候还是混合到一起;即使垃圾车没有混合,因为垃圾处理场的处理能力限制,部分垃圾仍然会混合处理。

有人一定会问,发达国家一直就是人工分类的,结果垃圾处理的也很好,为什么不能学习呢?

因为在发达国家真正在起作用的不是垃圾分类,而是垃圾出口!

发达国家一直使用人工粗略分类再将垃圾以可回收物等名义出口到发展中国家和不发达国家,这些国家的环保意识不强,所以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接受这些垃圾,然后由这些国家的廉价劳动力来继续分类、回收、处理、填埋。比如:我国广东贵屿过去就专门从发达国家进口电子垃圾,然后进行回收。据外媒报道,在(2017年)过去的20年中,中国处理了全世界60-70%的垃圾。

哪里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中国帮你处理垃圾。

如果没有了发展中国家帮他们处理垃圾,靠田园牧歌式的垃圾分类有什么用?分类后能让垃圾变少吗?欧美国家那种“以邻为壑”的垃圾处理方式,新加坡可以学,韩国可以学,中小国家都可以学,唯独中国学不了。没有哪个国家能接纳中国产生的垃圾,仅北京一座城市每天产生2万多吨垃圾。毫不夸张的说,中国每天产生的垃圾能把一些小国的首都埋到地下。

如果把各国面临的垃圾问题比喻成一个游戏,那么其他国家有的是easy难度、有的是normal难度、有的是hard难度,而中国是独一无二的hell(地狱)难度。垃圾人肉分类就好像《仙剑奇侠传》中御剑术,御剑术对付初级的小蜜蜂啊,小蝙蝠啊这些是可以的。中国这个地狱难度的玩家现在回头向easy模式的小萌新学习就很可笑了。中国的体量决定了中国解决垃圾处理问题不能向任何国家学习,必须走出一条自己的路。不能仅仅满足于仅有象征意义的自我感动,必须高效率地把垃圾问题真正解决掉

现在越来越多国家意识到环保的重要性,靠出口解决垃圾问题越来越行不通了。2018年1月起中国已经禁止进口(24种)垃圾,由此产生的连锁反应是美国、日本、韩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一大堆发达国家的垃圾站被海量垃圾堆积如山,引发了一系列社会问题。美国还通过世贸组织向中国禁止进口垃圾表示“关切”,目的是想通过施压让中国恢复进口垃圾,结果被华春莹在外交部记者会上怼得体无完肤。

11.jpg

图片说明:澳大利亚一垃圾站已经瘫痪无法接收新的垃圾

中国不接收了,于是这些垃圾又出口到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比如出口到马来西亚的垃圾不到一年增加了两三倍。但被中国拒之门外的海量垃圾是任何国家也无法吃得消的,受中国影响这些国家政府在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后也接连宣布禁止进口。2018年10月,马来西亚暂时禁止进口大部分塑料垃圾。2019年3月,印度也宣布全面禁止进口固体塑料废物。未来几年,马来西亚、泰国等国还有更严厉的垃圾进口的全面禁令生效。

时间进入2019年,国际政坛接连爆出两个和垃圾有关的新闻。

菲律宾和加拿大的垃圾战争

大约六年前(2013-2014),加拿大向菲律宾出口了103集装箱“可回收塑料”,但是菲律宾海关检查发现,其中69个集装箱是电子垃圾厨房垃圾。菲律宾一直敦促加拿大运回这些垃圾,但是加拿大新产生的垃圾还在想办法出口,怎么会那么轻易接受旧垃圾呢?于是两国开始了长达五年的扯皮,直到今年的4月,菲律宾的杜特尔特总统发飙了,将5月15日定为垃圾运回的最后期限,但加拿大还是没有采取行动。5月16日菲律宾召回驻加拿大大使,紧接着宣布不再签发赴加拿大的旅行许可等反制措施。杜特尔特还扬言,加拿大再不运走垃圾,菲律宾将雇佣船只将垃圾运到加拿大近海倾倒到海中。最终加拿大迫于压力运回了这一批垃圾,最后咬着牙在本国处理了。

马来西亚打击洋垃圾

4月马来西亚环境部长抗议别国将马来西亚当作垃圾站。马来西亚开始组建多部门联合执法队伍,专门打击日益严峻的“塑料垃圾威胁”与“洋垃圾”进口问题。并且宣布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沙特阿拉伯、荷兰、新加坡、西班牙等国的垃圾采取“打哪儿来,送哪儿去”的策略,要把这些洋垃圾送返输出国。第一批5个集装箱的垃圾已经送回西班牙。

文章刚发这几天,印度尼西亚也宣布要严查垃圾进口,并已经退回了几批垃圾。

发展中国家陆续拒绝接受发达国家的垃圾,现在欧美国家自己的垃圾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这时候学习欧美搞垃圾分类……就好像1949年底想写申请书要求加入KMT一样可笑。

在垃圾箱完成垃圾分类,就像西方常常玩的地球一小时,冰桶挑战,这些游戏一样,其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


问:既然发达国家的垃圾分类方案不能学习,那中国应该用什么方案呢?

答:不在小区分类,直接在垃圾处理站集中处理。不止关注分类,更重要的是分类后续的处理。如果没有后续处理,其实分不分是一样的

问:没有那么多人做这个分类工作啊!

答:不需要太多人,主要靠人工智能。


以下是我构想的垃圾分类处理场景:

居民随便扔垃圾,理想的情况下连干湿都不用分。汇总之后直接到垃圾处理站的堆场,经过破袋、自然发酵、干燥之后上传送带。【不同垃圾】在流水线的【不同环节】综合使用【光、电、磁、机械、化学等方式】被处理,我举几个简单的例子。

例1:酒瓶子、易拉罐、电池等形状固定的垃圾处理环节是这样的:摄像头架设在传送带上方,不断扫描传送带上经过的垃圾,通过人工智能识别出其中的酒瓶子,然后控制机械手抓取酒瓶子放到一个暂存容器中。

例2:含铁的垃圾处理是这样的:传送带中有一小段是磁力传送带A,传送带A的尽头的下方是传送带B,AB之间横向重叠但有一定高度差。普通垃圾从传送带A落入传送带B继续其他环节,而含铁较多的金属则被A上的强磁吸住,继续沿传送带的底部反方向传送,到达位置后,霍尔传感器给继电器信号断开电磁铁的供电磁力消失,含铁金属落入一个暂存容器中。

例3:厨余垃圾因为经过发酵预处理,它的温度较其他垃圾是比较高的。通过温湿度摄像机扫描垃圾温度、湿度,再结合光学特征,识别出厨余垃圾。然后使用带塑胶手套的机械手根据垃圾的情况模拟人手动作使用划、拢、抓等动作将垃圾从传送带移出,落入传送带下方的厨余桶。

……

每一个环节识别出来的垃圾都装在暂存容器中,一旦容器满了,系统控制推杆电机会将它推到平台下方等待的小车上,同时将一个新的空容器替换它原来的位置。系统通过路径规划算法给小车分配一条线路,时间和距离综合最优而且确保不会与其他小车相撞。小车将容器送到相应堆场之后,根据系统运行情况实时调度,执行新的任务,比如:原来送了一趟酒瓶子,但是现在易拉罐环节的容器较为紧张,下一趟就有可能运易拉罐了。如果小车电力不足,系统会让它自动跑去充电桩充电,充满电之后通知系统:我可以接受新的任务调度……

这样一整套系统绝大多数工作都是由系统自动完成,既可以N条传送带一起工作,也可以24小时不间断工作,大大提高垃圾处理效率。仅需要少数几个人在中控室值班,以应对设备故障等突发情况。以上构想在许多不了解技术的朋友看来像天方夜谭,其实许多技术这些在无人港口、物流中心等项目中早已经实际应用。限于能力与篇幅,每一个环节只是简单说一下思路不再赘述。具体变成可用的生产环境还需要大量的工作,这里不再讨论技术细节。但至少有几点是确定的:

人眼能看到的,摄像头都能看到;人眼看不到的,如果需要摄像头也能看到。如果某一类垃圾有紫外线红外线特征,虽然人眼无法看到,但是摄像头可以。

人脑能识别的,CPU都能识别;人脑不能识别的,CPU也能识别。

人手能处理的,机械都能处理;而且精度更高、不知疲惫。

综合以上几点,垃圾分类虽然有较高的复杂度,但没有什么是当前科学无法解决的技术门槛


当前处于垃圾处理技术的战略机遇期

过去因为有发展中国家帮忙处理垃圾,所以发达国家对环保技术的投入相对有限。而如今想出口垃圾越来越难,总有一天连最不发达国家也不接受垃圾了,发达国家也被迫开始研究如何在本国处理这些垃圾。在发达国家完成技术研发之前有一个宝贵的窗口期、战略机遇期。如果中国此时抢先实现技术突破抢先实现产业化,抢占市场实现技术输出,通过先发优势、价格优势将国外同类项目扼杀在摇篮中。就像我国华龙一号核电站方案出口英国,扼杀了英国自己的核电研发一样,英国核电技术再难翻身。

我强烈建议国家拿出一笔钱,从政策上定向扶持研发垃圾分类整体解决方案的公司(我已经知道很多公司在搞了,有的还搞出了一些成果)。对于取得技术突破的公司,通过财政补贴,支持先试先行,试建设,试运营。有中国全球最大的垃圾处理市场的孕育,我相信未来会产生几种不同定位,各有优势的解决方案。比如:

A解决方案重点在垃圾的预处理分类,
B解决方案重点在电子垃圾的细分处理,
C解决方案重点在于塑料类垃圾的回收处理,
D解决方案的侧重点是高度集成化模块化适用于土地紧张的国家比如新加坡,
E解决方案的侧重点是海量餐厨垃圾的快速处理……

现在发达国家的垃圾已经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高效率垃圾处理的需求虽然旺盛的但是没有一种成熟解决方案。全球垃圾处理整个市场规模在万亿左右,垃圾分类处理设备预计也至少在千亿以上,未来孕育出新的华为这种体量的公司也不是不可能。

反正做梦也不收电费,那就让我们畅想一下未来的未来,当中国的垃圾处理整体方案出口欧美的那一天,历史将会铭记:

从进口洋垃圾当发达国家的垃圾站,到出口垃圾分类处理的设备给发达国家,中国实现了一个多么波澜壮阔的、史诗级的大逆转啊。

如果仅仅满足于找几个大妈站在垃圾桶前问道:你是哪个垃圾?那么上面这一切的畅想都将成为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