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逃犯条例”是怎么回事?

香港的反对派最近在搞一出闹剧,叫“反对逃犯条例”,下面给大家介绍一下什么叫逃犯条例。

其实,逃犯条例就是我们大陆所说的引渡条例。引渡通俗的说就是A国的罪犯分子犯罪之后逃到B国,B国按照AB两国间协议将罪犯移交给A国接受审判或者处罚。

今日的香港政府机构较为廉洁,廉政指数长期处于亚洲前三。但其实港英政府在历史上一直非常腐败,后来香港政府廉洁的起点就是一次著名的引渡。

喜欢看港剧的朋友都听说过廉政公署,但其实廉政公署的成立时间很晚,他的成立是因为一个叫葛柏的英国人。因为当时的香港是英国的殖民地,所以香港总警司一直是由英国人担任。这个葛柏在案发之前就是总警司,总警司也称为香港警队的一哥。

当时的香港警队腐败成风,从高高在上的总警司,到最低级的街头巡警(俗称的军装警)、交警,几乎无人不腐败,据一个警长落网后交代:当年的香港警察早晨睡醒一睁眼就要腐败,就像喝水吃饭睡觉一样自然。《古惑仔》中东升骆驼的扮演者陈惠敏曾经真的是一名警察,据他回忆当时的情况说:只要是警察,就可以收规费(保护费)。如果哪个警察不腐败会成为公敌被群起而攻之。许多警队的“探长”(相当于分局长)通过权利获得巨大的财富,成为炙手可热的风云人物。有许多影视作品表现香港这一段黑历史:《雷洛传》、《跛豪》、《金钱帝国》、《四大探长》、《追龙》……

英国人总警司葛柏也在香港大捞了一笔,但是在退休前被人举报,在后续调查中发现他的个人财富远超合法所得。当局要求葛柏解释收入来源情况,结果葛柏竟然在机场避开出境检查辗转新加坡跑回了英国。消息传出之后,震动了整个香港,群情激愤引发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为了平息民愤,时任香港总督的麦理浩批准成立一个独立机构:后来大名鼎鼎的ICAC廉政公署。

廉政公署成立后,第一个案件便是棘手的“葛柏案”。

廉政公署经过搜证掌握了葛柏的犯罪证据,向英国方面正式提出引渡。英国伦敦法庭经过长达八个月的庭审同意将葛柏引渡回香港。葛柏虽然有巨额财富不能说明合法来源,但是有效证据仅仅有一小笔25000港币(两万五千,不是笔误)的受贿,最终葛柏因为受贿被判入狱4年(我个人认为这其中有交易:轻判换取引渡)。

腐败的香港警方不甘心失败,对ICAC进行了多次反扑,一直到七十年代后期还发生过香港警察围攻洗劫ICAC办公室的事情。幸好经过长期反复的清洗,许多昔日的警队保护伞树倒猢狲散,进入八十年代后香港才逐步的变得廉洁起来。

引渡葛柏是香港普通市民第一次了解“引渡”的概念。但是“引渡”不是万能的,一个显而易见的漏洞是:罪犯逃到没有签署引渡协议的国家和地区就可以“逍遥法外”了。

比如:前文介绍香港警队黑历史中贪腐金额最大的不是总警司葛柏,而是他下属的华人探长们。其中吕乐号称为五亿探长,约等于现在的一百亿人民币。葛柏案发后,这些华人探长全部外逃。

吕乐(先逃到加拿大,后居于中国台湾,最后病逝于加拿大,享寿90岁)

颜雄(泰国)

韩森(中国台湾)

蓝刚(泰国)

吴锡豪(中国台湾)

葛柏本人在刑满后也逃往西班牙,这些外逃的目的地都是和香港没有引渡协议的国家(或地区)。这其中除了跛豪(吴锡豪)因为误判形势从台湾返回香港结果立马被抓判了三十年之外,其他的人都没再回到香港。

除了这些大鱼,还有几个值得一提的人:

曾志伟的父亲曾启荣也曾经是香港警队的探长,也因为贪污被通缉,他后来定居台湾得以逃脱法律制裁,享寿94岁。


还有一个坏人差一点因为大陆香港没有引渡协议而逃脱制裁,他就是世纪悍匪张子强。他1991年在香港抢劫运钞车车上有一亿六千多万元港币,张子强虽然事后被捕,但是法院因为证据不足为由将他无罪释放,港英政府还给了张子强一笔巨额赔款。获释之后张子强面对记者高举双手仰天大笑,虽然全世界都知道就是他干的,但法律就是拿他没办法。

1996年绑架香港第一富豪李嘉诚的长子李泽钜获得赎金十亿三千八百万元港币。1997年绑架香港第二富豪郭炳湘获得赎金六亿元港币。1997年还策划绑架澳门毒王何鸿燊但是失败,又囤积炸药接近一吨筹划更大的罪行……

万万没想到这样一个世纪悍匪的的犯罪之路竟然在大陆公安这里戏剧性地画上了句号,他在经过广东江门的一个大桥检查站时被捕。张子强的落网在香江两岸造成了巨大的轰动,所有人都在关注他的下场。

因为大陆香港之间没有引渡协议,所以大陆不能把他引渡到香港受审。难道让这个贼王再一次逃脱了?如果他在大陆被抓仅仅是因为一个小案子,那他在大陆关个三五年也就放了,香港法院没办法引渡他。“幸运”的是他在深圳也杀过人,所以依据大陆的法律还是枪毙了张子强。(实际上因为大陆的刑罚更重,而香港在1993年废除了死刑,所以张子强主动要求引渡到香港受审,未果。)

今天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迅猛,未来打造国际一流湾区和世界级城市群,从香港出发的车辆到达珠海、澳门仅需30分钟,大湾区成为名副其实的“1小时经济圈”。而粤港澳之间没有引渡协议是一个非常大的BUG,这意味着犯罪分子在作案后一个小时就可以逃到司法管辖区之外。

回顾香港几十年的历史,任何一个不带偏见的人都能看到“引渡”对打击、震慑犯罪起到的巨大作用;也可以看到因为“引渡”的盲区造成的犯罪分子作案时有恃无恐。任何一个守法公民都应该对“逃犯条例”双手欢迎,因为这是保护好人惩治坏人的条例。

既然如此,【什么人】以【什么理由】反对修改《逃犯条例》(引渡)呢?

第一类人:犯罪分子

原来犯了罪一小时就能逃出生天,修改后就无路可逃惶惶不可终日了。

以香港富豪刘銮雄为例,他一开始反对修改条例,原因很直接:他之前因为受贿罪被澳门法院判刑,只要他一直躲在香港,澳门的法院就拿他没办法。可一旦港澳签署引渡协议,他就要真的去澳门服刑了,所以他当然要反对。

可后来为什么刘銮雄又不反对了呢?因为《逃犯条例》原定是刑期三年以下的不引渡,后来改为七年以下的不引渡了,而刘銮雄被判处五年零三个月恰好不在引渡的范围内,所以自然而然就不反对了。

第二类人:反华分子

他们脑子里没有什么是非对错的概念,反对修例只是个幌子,其实只要是和中国大陆有关的都反对,他们恨不能把中国大陆发射到火星上。这些人有的在台毒的旗帜下,有的在港毒的旗帜下,有的在藏毒疆毒的旗帜下,还有的在各种大师邪教的旗帜下。不管什么旗帜下,一旦有事就互相串联,互相支援,壮大声势。

他们认为有志者事竟成,只要努力就能阻止中国的前进车轮,作为一群螳螂,举起肱二头肌是他们最后的倔犟。

第三类人:傻子

前两类人人数较少但是影响力大,这最后一类的傻子们头脑简单但是架不住人数众多,他们有几个特点:低龄化、女性比例高。他们就像被尤里控制的尤里新兵一样,指挥中心让他们往东他们就往东,让他们往西他们就往西。

而且他们还有一种被动技能就是谜之自信,虽然他并不知道反对的东西是什么,但这都不妨碍他的自信;虽然跟着领袖的指挥棒起舞,但坚持认为自己是独立思想。当年反对服贸的台湾学生不知道服贸协议,今天反对修例的香港青年不知道逃犯条例。虽然不知道在反对什么,但是他们坚信自己是正义的,他们认为:反对大陆的当然是正义的。

当年的太阳花学运,成千上万啥也不知道的年轻人跟着瞎起哄占领立法机构,生生把一份大陆给台湾让利的服贸协议给搅黄了。事过多年,当年的学运领袖们纷纷现了原形:陈为廷公交车袭胸女乘客惯犯;王年恺报复女友分手公开性爱录像;柳林玮侵占社团捐款30万新台币;吕秋远脚踏N只船的约炮达人;而在学生中一呼百应的被称为“太阳花女神”、“太阳花女王”刘乔安的真实身份是明码标价的卖淫女,2018年还涉毒品被抓。

当年的领袖们都跌下神坛了,这帮傻子能幡然醒悟吗?哪有时间思考?!新的领袖下发了人畜无害的新口号:

没有时间等待了!行动起来!今天不行动,明天会后悔!反对核电!反对煤电!反对空污!清洁能源!用爱发电!热爱生命!生命平等!保护动物!因为我是人所以我反核!拒绝冷漠!我要发声!不做看客!打倒!反对!要自由!要民主!民主之后杀你全家!

对于反对引渡,意见领袖给出的理由是:签了引渡协议后,大陆就可以引渡在香港的政治犯、思想犯等等,这有悖于香港长期坚持的人权和自由价值主张,云云。

对第一、二类人没有道理可讲,对这第三类的傻子我还想最后争取一下。

讲道理,这种担心根本不存在,引渡没有强制性,香港移交罪犯前可以有自己的考量决定移交还是不移交,而且香港政府早就解释了有不移交原则,下面介绍几个原则:

1 不符合“双重犯罪”不移交

同样一件行为如果在香港不属于犯罪则不移交,比如:在A国以女子不戴头巾要求引渡,香港不移交,因为香港没有这样的法律。只有谋杀、抢劫这种在双方国家(地区)都是犯罪的37种罪行才移交。

2 因种族、宗教、国籍或政治意见而被检控不移交

这一条排除了引渡政治犯等的可能。

3 缺席情况下被定罪不移交

4 不能增加移交命令以外的控罪,否则不移交

这一条很难,比如:因为强奸罪引渡一个人,但引渡回来一审,诶?我去!他还承认杀了10000个人,这种情况下也不能增加指控他杀人,只能告他强奸。

5 死刑不移交

需要引渡方保证不判处死刑,也就是说张三在大陆奸杀了10000个人,进入香港大陆要求引渡。不移交,因为移交了会判死刑。

6 刑期在七年以下的不移交

连普通的强奸、抢劫案也不能移交,张三在大陆强奸了一个人,进入香港大陆要求引渡,不移交,因为强奸案的量刑最低只有三年徒刑。

结合上一条,罪大和罪小都不移交,只有7年~无期才移交。

7 法院和特首不批准的不移交

必须香港法院同意移交,同时特首也同意移交才可以移交,二者均有一票否决权。


这些限制都已经这么严格了,严格到都很难同时满足了,这帮人还是不高兴。我真想看看修订后第一个被引渡的人到底犯了啥罪是如何同时符合这些限制的。

文章的最后我需要补充一下,没有引渡协议不意味着完全的没有办法,一个有名的例子就是赖昌星,中国和加拿大也没有引渡协议,但是通过中加之间的司法合作,通过遣返的方式将赖昌星交给中国大陆处理,本来赖昌星是应该被判处死刑的,但是因为中国对加拿大承诺过不判他死刑,所以最后判了赖昌星一个无期徒刑。除遣返之外,还有驱逐等方式都可以实现“事实遣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