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这东西是不是错的?

我一直有一个疑问:被主流民意奉为圭臬的“民主”理念是不是错的?

去医院手术,治疗方案由主治医师决定,严重的疑难杂症还要由专家会诊。从来没有听说张三病了,医生把家属找来,你们觉得是内分泌失调还是湿气太重大家投个票吧。

治理国家的难度不亚于治疗身体的疾病。既然病人不能代替医生给出专业判断,治理国家这种高难度的事为什么要民主?为什么普通老百姓要发表意见?

我们都学过西门豹治邺的故事,西门豹来治理邺地,当地主流民意是每年挑选一个女人祭祀河神,虽然害怕挑中自己女儿,但是都支持祭祀河神,希望让别人家女儿被选中。

西门豹把支持祭祀河神的巫祝等“意见领袖”逐个扔到河里,假意说让他们给河神传话,扔到第五个的时候,民意出现逆转,没人再敢支持祭祀了。

要想彻底治水还要兴修水利,但老百姓纷纷反对,说什么劳民伤财,好大喜功之类的活。西门豹发表了一段著名的讲话:民可以乐成,不可与虑始。今父老子弟虽患苦我,然百岁后期令父老子孙思我言。

于是西门豹乾纲独断,力排众议,坚持把水利修好。虽然当时怨声载道,但是修好之后,让邺地实现了长期的兴盛繁荣。

还有台湾七八十年代的政治人物:孙运璿。上世纪七十年代他认为半导体产业应该作为台湾未来重点发展的支柱。力主成立工研院,遇到很大阻力,社会普遍认为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他没有顺应民意放弃,而是到处奔走,终于勉强获得50%支持,成立了工研院。后来工研院成为台湾工业振兴的科技引擎,台湾从一个落后的经济体跻身亚洲四小龙,他本人被誉为工研院之父。

其他相关政策:建立新竹科技园,斥资千万美元获得美国技术转移等等……无一不被骂的体无完肤。托威权政治的福,有蒋经国的支持和授权,下面再怎么反对也不能阻止这些政策的最终落地,孙运璿就顶着骂名把这些事往前推。

现在的台湾不分蓝绿都在享受孙运璿的遗产。毫不夸张的说,如果排除掉孙运璿的遗产,台湾省的GDP在全国只能排在中偏下的位置。

现在的台湾当局已经丧失了重大事项决策能力,国民党推出的一项政策,民进党一定反对;政党轮替之后呢?民进党又转而赞同,又改成国民党反对。比如:核电,美牛,服贸等等。

台湾有一条短短的铁路,国民党修了半截,民进党喊卡;什么环评啊,知情权啊,黑箱决策啊,公示不充分啊等等各种理由。等到政党轮替,强行修改方案,原来走桥改到走地下,总之一条路扯皮了十几年还没开通,当年的小学生如今都大学毕业了仍未受益。

台湾的政治现状让我反思:所谓的民主这玩意真的好吗?

原来独裁者一个人说了算,当这个人牛逼的时候,就国家崛起,就出现盛世;一旦这个人不靠谱,就把全国人带的走了歪路,可能滚到沟里了。

为了避免走错方向,民主的解决方案是:分成两(或更多)拨,一拨向东一拨向西,两拨之间用绳子栓到一起,像拔河一样,这样互相制约确实不容易滚到沟里,但是国家也甭发展了,也不用往前走了,即也就寸步难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