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不是普世价值

上个世纪初中国新文化运动期间有两面旗帜:德先生和赛先生。其中:“德先生”:即“Democracy”,德莫克拉西(音译)——意为:“民主”,所谓“民主”是指民主思想和民主政治;“赛先生”:即“Science”,赛因斯(音译)——意为:“科学”,所谓“科学”是指近代自然科学法则和科学精神。

不管是德先生(民主)还是赛先生(科学)都是实现国富民强的手段而已,国富民强才是最终目的。

科学这一手段的有效性已经被无数次证实了,但是民主这一手段的有效性却未被证实。曾经有一段时间,误认为民主这个手段能达成富强的目的,产生这种误解的原因很简单:民主与发达高度相关。西方发达国家,大多数都是民主的,所以许多人误认为民主是实现国家富强的一个手段。

但几十年过去了,无数反面案例说明这是错的:许多国家和地区全盘照抄西方民主,但是同样混乱不堪,甚至民不聊生。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数不胜数,仅就中国人熟知的国家或地区有菲律宾,阿根廷,巴西,中国台湾地区,中国香港地区等等;而有一些和民主一点关系没有的专制国家(或者叫独裁国家)却活的很好,这样的例子有新加坡、沙特、卡塔尔等。

“民主化”之后“大衰退”或者独裁国家富的流油的例子比比皆是

例子甲:潘帕斯雄鹰折翼

阿根廷,号称“惟一一个从发达国家变成发展中国家的国家”,曾经阿根廷是独裁的军政府,但是经济常年高位增长,社会也较为稳定,跻身发达国家行列;但是后来民粹主义盛行,追求西方的民主化,整个国家在民粹和军政府之间摇摆不定,经济增长近乎停滞,如今的阿根廷已经是彻底的发展中国家了,曾经的潘帕斯雄鹰已经折翼。

例子乙:非洲唯一的发达国家

南非,曾经是非洲大陆惟一一个发达国家,整个国家由白人统治着,顶着国际经济制裁和国内暴力冲突仍然取得了高速增长。后来后南非在内外多种因素的影响下开始民族和解进程,一直折腾到九十年代著名的曼德拉上台,黑人获得了和白人一样的民主权力。但是如今的南非经济虽然不再有种族冲突和国际制裁,但是成为世界上最不安全的地区,是全世界谋杀案、抢劫案、强奸案发案率最高的国家,也是艾滋病发病率最高的国家,经济增速在1%左右,南非已经永远和发达国家说再见了。

例子丙:亚洲四小龙全部独裁

六十年代亚洲四个经济体因为经济飞速发展被称为“亚洲四小龙”,巧合的是:这四个经济体全部是独裁国家(或地区),四小龙分别是:韩国,靠政变上台的军政府执政;新加坡,李光耀家族一手遮天;中国台湾,国民党一党独裁还处于戒严期;中国香港则是英国殖民地。台湾和香港都在进入二十世纪后期进入所谓的民主化:台湾在2000年实现政党轮替,香港回归后,地区领导人由选举产生。但是在所谓的民主化之后,台湾、香港均民粹泛滥、社会动荡,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曾经的两小龙黯然失色。从发展结果看:中国各省份GDP排名中,台湾、香港曾经高居第一第二,如今台湾已经跌落到第8,香港都不知道落到哪里去了,2017年甚至还被深圳反超。

timg.jpg

配图:港式民主

这样的反例我还能举出很多很多,这些活生生的例子都说明了,民主是富强的既不充分也不必要条件(A¢B且B¢A),也就是说:民主与富强不存在因果关系

也许有人会问,既然没有因果关系,那如何解释民主和发达的较高的相关性呢?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思考了很久,用一个形象的比喻说明我的结论:

民主和富强不是因果关系,而是“买游艇”和“发大财”的关系

因为西方国家在科学方面世界领先,所以通过工业革命、对外殖民取得了雄厚的物质财富。在足够的物质财富的基础上欧美国家实现了所谓的民主,就好像一个人一夜暴富之后买了一艘游艇。民主是一种奢侈品,不是所有国家都能消费得起,所以只有富国强国才能“实现”,这也是为什么富强和民主表现出一定相关性。民主不是实现国家富强的手段,而是富强之后对既有财富的消费,这就是民主的真相。

但是也有许多实现了民主的国家并不是富国呀,这又如何解释呢?这就好像一个穷人通过大数据分析发现发大财通常会买游艇,误认为买游艇和发大财是因果关系,于是借高利贷、透支信用卡买了一艘游艇。穷国没有一个能把民主玩得转的,就像穷人就算贷款买了游艇也开不好一样,这是显而易见的道理。对一个穷人来说想发财不是那么容易的,可以劳动,经商,投资,创业……虽然没有一种是容易的,但是学有钱人卖游艇对发财没有任何帮助。

民主的正面作用,大部分都可以认为是“安慰剂效应”

所谓安慰剂效应是指病人虽然获得无效的治疗,但却“预感”、“期待”或“愿意相信”治疗有效,而让病患症状得到舒缓的现象。病人误认为是安慰剂的疗效,但其实是病人心理的变化使自身抵抗力增强,从而使一些自愈性、自限性的疾病病情得到缓解。

有人说民主机制可以避免产生独裁者,那我问你为什么德国的民主政体最终产生了希特勒?

也有人说民主可以避免产生腐败,那我问你为什么同样三权分立、民主的海地共和国遍地都是腐败?

……

之所以有以上误解就是安慰剂效应,拿防止腐败来重点说说:防止腐败就不是民主的功劳,真正防止腐败的是法律和监督(还有就是重新定义腐败,将腐败合法化,比如政治献金)。只要形成有效监督,不管是不是民主,都能有效防止腐败。拿新加坡来说,父死子继典型的独裁国家,但是李光耀严刑峻法高压反腐,丝毫不影响独裁的新加坡成为亚洲最清廉的国家之一;香港也是同样的例子,香港在六七十年代的腐败是相当严重的,但是后来成立了廉政公署ICAC,权力之大直接听命于总督,经过十年的治理,香港也从腐败变成清廉;中国古代也有例子明朝初年,朱元璋反腐的方法是抓着就杀,而且杀法残忍发指,虽然简单粗暴但是效果出奇的好。海地倒是民主国家了,三权分立、参众两院、选举投票这些全套标配,但因为没有法治所以导致腐败丛生。以上这些例子都说明了,民主和反腐败的关系同样是即不充分也不必要条件。

民主的副作用非常严重

民主不但没有正面的作用,而且副作用很大。台湾的政治生态就是一个负面典型:A党执政时,B党攻击它的任何政策;换B党执政,不管做什么又被A党攻击。这些攻击指责的出发点并不是要国家好,而是只有干倒你才能换我上台。所以常常出现同一个议题,执政党支持,反对党反对。后来政党轮替了,当初反对的现在执政了,结果它又要推动这个议题了。当初支持的丢了政权也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变成反对这个议题了,这种情况在台湾政坛屡见不鲜。现在台湾地区的执政党民进党是一个台独政党,有一位做过党主席的创党元老(后来退党)说:他本人并不相信台湾能独立。那为什么他会参与创办台独政党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他自己解释道:他们的目的其实是推翻国民党,实现政党轮替。凡是国民党支持的他们就反对,而当时的国民党持的是坚定的统一立场,所以他们就反其道而行之,取台独作为政治主张。今天的台湾的民粹化已经极为严重,做任何事都有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在阻挠,于是任何长远的计划都无法完成,只能修修补补凑合过日子。

美国的民主是另一个失败的典型。美国有一大批非法移民(注意:是非法的),产生了严重的社会问题。任何一个负责任的政治家都应该想办法解决,第一个是堵住漏洞不要让更多非法移民涌入,第二个是把已经进入美国的非法移民赶出去。但是恰恰相反,美国的大部分政客们反对驱逐非法移民,反对修墙阻挡非法移民……这些政客神经病吗?一点也不是,他们精明的很,他们在乎的是庞大的移民群体的选票。美国的白人民众的利益显然成为了牺牲品,所以他们用选票将特朗普选上了台。特朗普总统的政策遭到从上到下的反对,通过三权分立的互相制衡,特朗普贵为国家元首也没有办法做成一件事。

被妖魔化的独裁

许多人一提到独裁,首先联想到的是严刑峻法,草菅人命,欺男霸女,生杀予夺……其实这是对独裁的误解,当然有可能这样的独裁者,但并不是每一个独裁者都这样。独裁和法治并不是天然的矛盾对立。仍以新加坡为例,虽然新加坡是独裁国家法律也比较严苛,甚至至今仍保留肉刑,但是谁也不能否认新加坡是法治国家,守法公民是法律的保护对象,权力得到充分保障。其他国家比如利比亚等等也有类似的例子:独裁者统治时社会安定,百姓富足,民主之后军阀割据,战乱频仍。相对比而言,宁做独裁者统治下的太平犬,也不做呼吸民主空气的乱世人。

独裁政体的优越性:高效率

独裁政体【如果】遇到一位英明的领导者会快速崛起,包括前文所说的亚洲四小龙,阿根廷的军政府,还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智利的皮诺切特政府等等都是鲜明的例子。

【如果】有一位英明的独裁者能让国家更富强人民生活安定。大家会持什么立场呢?我想会有相当一大批人会坚持认为:独裁的国家再富强也是反人类的,还是应该将民主作为追求的目标。因为:曾经民主只是个手段,现在变成了信仰;曾经民主是方法论,现在变成了价值观。

现在许多人把民主当成了一种信仰、一种价值观。凡是民主的就是好的,凡是不民主的就是不好的。文化大革命后期曾经流行一句口号:“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意思是资本主义再好也要坚持社会主义。某些民主人士的信仰则是“宁可要民主的空气也不要独裁的面包”,虽然两句口号的立场截然相反,但是他们的本质是一模一样的。即:用先入为主的固化立场,忘记了“苗”和“面包”才是我们的初衷。至于通过什么方式得到的,重要吗?

有一句话叫“不要因为走得太久,而忘记了我们为什么出发”,有些民主的忠实信徒就是走太久忘了为什么的典型。

邓小平曾有一个著名的“白猫黑猫”论:“不管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文革结束后《光明日报》曾经发表过一篇著名的文章《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些哲学思想的本质是一致的,即: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其实有一个小学生都明白的成语辛辣的讽刺了这种现象,这个成语就是“刻舟求剑”。目的明明是打捞落入水中的剑,在船上刻痕只是为了记住剑的位置(以便打捞剑),但是后来船开走了也忘了剑的事儿了,改成追求船上的刻痕。曾经民主只是用来振兴国家的“德先生”,就像船上刻了一个痕一样大家追求民主。后来发现民主不管用(船开走了),有些人却仍然发疯的坚持民主,完全忘记了实现国家富强才是我们的初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