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道速滑项目应该被取消

冬奥会上短道速滑项目不出意外又陷入争议之中,全国上下众口一词的diss韩国短道速滑的黑历史。

但我在这里要说点和大家不一样的:

抛开短道速滑这个具体项目不谈,假设是某运动项目,如果从诞生起它的判罚几十年如一日持续的引起广泛的争议,那说明这项运动的竞技比赛规则出问题了。

现行的规则对运动员的行为定性模棱两可,裁判有非常大的自由裁量的空间,这种的规则是最坏的规则:掌握话语权的人说了算。

像足球,田径等项目也有争议判罚,但比例都远不及短道速滑这么高。足球圈有一句话叫:争议判罚(误判)是足球的一部分;如果套用到短道上,争议判罚是短道的全部。实力接近的选手在比赛中出现身体接触的概率很大,无论判哪一方犯规都有一方强烈不满。因为常见的是双方犯规另一方也有犯规动作。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有上策、中策、下策

上策:取消短道速滑项目

有人要炸了:有问题就解决问题啊,取消项目算怎么回事?人家领孩子看病,你看的好就看看不好就换人看,但你让人家要二胎这算哪门子事?

别炸别炸,坐下喝口水,听我慢慢说。

1.jpg

短道速滑项目成为正式比赛的历史很短,1994年才首次成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这短短24年间在短道速滑项目上产生的争议判罚数不胜数,这说明这个项目本身有问题。奥运会亟待瘦身减项是共识,但是这项改革却一直推进不下去,是因为这样会触动既得利益。但如果巴赫敢真的改革,想踏石留印抓铁有痕,就应该减短道速滑这样问题不断的毒瘤项目。

但是我要强调:取消短道速滑并不是取消滑冰运动,历史悠久、群众基础好的长道速度滑冰还是应该保留。同样是滑冰,根据赛道的长度分为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两个大项,又产生N个小项,就好像1500米比赛还分大圈1500米和小圈1500米一样奇怪。这就是典型的重复设项,与奥运会改革的目标相抵触。

中策:修改短道速滑的规则

短道速滑的现行规则就没有可执行性,比如说它禁止冲撞、禁止降低速度,那问题来了如果发生追尾是前者降低速度犯规还是后者冲撞前者犯规呢?再比如两个人弯道发生冲撞,电光火石之间,往往动作都是相互的,很难说谁撞的谁;赛道很短,运动员又很拥挤,规则说允许一定程度的身体接触,请问何谓“一定程度”,多大程度算一定程度?这也是一笔糊涂账。

速度滑冰与短道速滑的最大区别是从规则上尽量避免了运动员之间的身体接触,像夏季奥运会的田径比赛一样,给运动员们画出赛道都在自己的赛道里比赛,那内外道长度不一样怎么公平呢?解决的办法是设定一个换道区,每隔一圈交还赛道。为了避免运动员的拥挤冲撞,赛道的宽度比田径赛道宽,每两个运动员一组进行比赛。速度滑冰的规则既简单又有可执行性,首先它划定了赛道,这从根上就解决了90%的犯规判定(谁出赛道谁犯规);在换道区交叉换道的时候外道选手拥有换道优先权,如果发生冲撞,别管怎么撞的,都是内道犯规。这一点比短道速滑的规则好,短道速滑只是规定不许冲撞,而速度滑冰规定了优先权。短道速滑就好像交通安全法只规定大家不许撞车,但如果真撞了是谁的责任呢?交警(裁判)看着办;而速度滑冰就像交通安全法规定了各种路权的优先级:比如:拐弯让直行,后车让前车,车辆让行人……这就为行为的判定提供了依据,也就最大限度的避免的争议。

下策:引入电子技术

足球,网球,击剑等项目已经引入电子技术,比如鹰眼,门线鹰眼,电子裁判器等等。这些措施大大减少了判罚争议。短道速滑也应该借鉴这些做法,将复杂而且没有可操作性的规则简化抽象成数学模型,通过传感器将运动员的肢体动作数字化,一旦发生碰撞,电脑会通过4D(3D+时间)数字模型迅速判断出犯规的一方,同时将这套评价算法开源出来。如果仍有争议发生,可以回看事发前后的数字模型,数据也有了,算法也开源,就不存在争议了。

如果对算法本身有争议,可以通过国际滑冰联合会开会讨论,在以后比赛中升级算法。不管以后的算法怎么升级,总之短道速滑项目不会有现在这么多裁判了,而且裁判的权力也趋近于零,就像田径裁判一样。

中国屡次在短道速滑项目中吃裁判的亏,在可以预见的将来还会不断的吃亏,但客观的说中国也有在裁判上占便宜的时候(当然比韩国少的多)。但不管是吃亏还是占便宜,裁判唱主角都是这个项目不健康的表现,不能因为自己偶尔会从腐败中获益就反对改革。

虽然上策最好,解决问题最彻底,但是需要领导人有不畏阻力敢于担当的勇气,目测巴赫是不具备的。

中策改规则小修小补有可能,大改的难度不小;如果设置赛道,来自既得利益群体的阻力也会非常大。

相对而言,只有引入传感器+电子裁判的下策是最靠谱的了,虽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但是让争议有了处理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