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峡两岸的文理之争

台湾岛内的政治生态是极其恶劣的,其中一个怪现象是:律师治岛

李登辉的专业是农业,他的脱颖而出完全是蒋经国的破格提拔,蒋经国本人在任期中去世之后,李登辉以副总统的身份继任总统。从李登辉卸任之后开始算起的三位领导人,让我们看看他们的专业和职业:

陈水扁 台湾大学 法律系 律师

马英九 台湾大学 法律系 律师

蔡英文 台湾大学 法律系 律师

三位的简历像复制粘贴的一样,齐刷刷的都是律师。是巧合选举中赢的都是律师?其实不是巧合:台湾的政客大多数都是律师!从一堆律师中选领导人,选出来的是律师就不奇怪了。除了律师之外,还有一些人出身于政治、哲学、外交之类的文科专业,总之台湾政坛绝大多数人是文科出身。

民进党两大派系:美丽岛系的主要构成就是当年美丽岛事件中的当事人的律师们。

连胜文 辅仁大学 法律系

吕秀莲 台湾大学 法律系

林义雄 台湾大学 法律系

张俊雄 台湾大学 法律系

姚嘉文 台湾大学 法律系

张德铭 台湾大学 法律系

陈继盛 台湾大学 法律系

吕传胜 台湾大学 法律系

苏贞昌 台湾大学 法律系

谢长廷 台湾大学 法律系

尤清 政治大学 法律系

张政雄 台湾大学 法律系

江鹏坚 台湾大学 法律系

杨伟中 台湾大学 法律系

陈文茜 台湾大学 法律系

林莹蓉 台湾大学 法律系

刘櫂豪 政治大学 法律系

高志鹏 辅仁大学 法律系

洪秀柱 中国文化学院 法律系


除了最多的法律系,其他文科专业也有很多:

吴敦义 台湾大学 历史学系

游锡堃 中兴大学 公共行政学系

洪耀福 东海大学 政治系

吴钊燮 政治大学 政治系

许信良 政治大学 政治系

宋楚瑜 政治大学 外交学系(法律学士)

萧万长 政治大学 外交学系

郑文灿 台湾大学 社会学系(从电机学系转系)

张俊宏 台湾大学 政治系

丁守中 台湾大学 政治系

连战 台湾大学 政治系

陈胜宏 逢甲大学 国际贸易学系

陈明文 东海大学 哲学系

陈亭妃 中国文化大学 戏剧学系

林宜瑾 东吴大学 社会学系

沈发惠 东海大学 法律学系

姚文智 辅仁大学 新闻传播学系

吴乃仁 东海大学 经济系

邱义仁 台湾大学 哲学系

吴伯雄 成功大学 工商管理学系

朱立伦 台湾大学 工商管理学系

林浊水 政治大学 东方语文学系

张花冠 台北大学 企业管理学系

林佳龙 台湾大学 政治学系


理工科则集中在医科:

陈建仁 台湾大学 医学院

赖清德 台湾大学 复健医学系

柯文哲 台湾大学 医学系

柯建铭 中山医学院 牙医学系

洪奇昌 台北医学院 医学系毕业


理工科的凤毛麟角,做到政坛高层的就更少了,但巧合的是国民党的两个副主席都是理工科的:

曾永权 逢甲大学 纺织工程学系毕业

郝龙斌 台湾大学 农业化学系

台湾政坛文科出身的比例如此之高,显然是不正常的,以最多的律师为例。

律师不创造价值

律师不懂建设,不懂创造,不懂生产。律师最擅长的就是用帮当事人“打嘴仗”。律师是法治社会的不可或缺的职业,但如果领导人都是律师,谁来建设国家?

律师没有立场

维护当事人就是律师的立场,不管他是黑社会还是强奸犯。律师为原告慷慨陈词,可如果当初请他的是被告,他同样会为被告慷慨陈词。

民进党的一位前党主席(现已退党)说过一句话:他本身不主张台独。但是国民党是主张统一反对独立的,于是民进党为了推翻国民党,实现政党轮替就人为选择了一条台独路线。如今,台湾在统独问题上的恶斗已经持续二十多年,台湾的发展也几乎停滞了十几年。

律师密度太大了说明会吵架的人把会做事的人赶走了。以核电议题为例:当初蔡英文为代表的民进党鼓吹所谓非核家园,说什么台湾不需要核电,让台湾的核电发展停滞了二十年,甚至最终目标是到2025年关停所有核电。但是关停了核电厂,电能从何而来呢?什么能源来填补这些缺口呢?大律师们口口声声用太阳能、风能等清洁能源代替核能,听上去好像政治正确、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是实际上根本不可行,首先这些所谓的清洁能源是非常昂贵的,每一度电的综合成本大约是核能的10倍左右;其次清洁能源的总容量是有限的,即使不考虑成本敞开建设,短期内清洁能源也不能完全填补核电的缺口;最后清洁能源与用电缺口是不同步的,举例说:用电高峰是夏季,但是风力发电的高峰是秋冬。也就是说:想用电的时候没有电,不想用电的时候电来了,而电这个东西又不能大容量长时间的存储。

蔡英文做这些决策的时候,只有一个考量:这些政策当初是国民党做的,那么反对他有利于选举就对了。蔡英文曾经在一个电视台访问的时候说:经过她的计算,一块电动车电池的电量可以维持一个家庭5-6天的用电量。这显然是太离谱了,不要说5-6天,连5-6小时都比较勉强。她事后自己解释是说的太快了,出现口误。但网友不买账,她压根就不懂电量,对电量毫无概念,而2025全面消灭核电这样关乎未来的战略决策就是这样一个人提出来的。这样的老司机开车,不把台湾引到沟里才怪呢。

地区领导人如此,分管教育的教育部门负责人的也好不到哪里去。“教育部长”吴清基在“立法院”质询时,被一道高二的几何试题难住,结果部长和幕僚一起上阵也没能答出来。而“教育部次长”(相当于副部长)更夸张,在另一次“立法院”质询时被一道小学数学题难倒。数学是理工的基础学科,中小学数学又是基础中的基础,台湾当局领导层的理工素养由此可见一斑。

而中国大陆这边的领导人则普遍具有较高的理工基础,只算最高层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一级的:

江泽民 上海交通大学 电机系

胡锦涛 清华大学 水利工程系河川枢纽电站专业毕业

习近平 清华大学 基本有机合成专业

贾庆林 河北工学院 电力系电机电器设计与制造专业,高级工程师

周永康 北京石油学院 勘探系地球物理勘探专业

温家宝 北京地质学院 地质构造专业毕业,研究生学历,工程师

吴邦国 清华大学 无线电电子学系电真空器件专业

李长春 哈尔滨工业大学 电机工程系工业企业自动化专业

贺国强 北京化工学院 无机化工系无机物工学专业毕业

曾庆红 北京工业学院 自动控制系

黄菊 清华大学 电机工程系电机制造专业毕业

吴官正 清华大学 动力系热工测量及自动控制专业,工程师

罗干 富莱堡矿冶学院(德) 机械铸造专业毕业,大学学历,高级工程师

虽然这些领导人在各自不同历史时期先后转为行政工作,但是他们的理工基础是他们治国的能力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