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唐慧的“幼女卖淫案”你应该知道的细节真相

湖南永州少女被迫卖淫案的两被告的死刑未被核准,发回湖南高院重审。消息一出,网上一片哗然,大部分评论都支持将二人执行死刑。但是如果认真了解过此案的细节就会发现,将此二人执行死刑确实于法无据。

乐乐(唐慧女儿)卖淫不是被强迫的,至少不是唐慧所说的那种强迫(纯洁幼女,限制自由,殴打恐吓,强迫卖淫),几个细节很能说明问题:

1 乐乐在溜冰场主动与周军辉搭讪而相识,当晚两人就在周军辉住处过夜、看碟,并发生性行为,无人强迫她。

2 乐乐被家人带回家后两天后留下字条,离家出走,并再次到溜冰场找到周军辉。

3 乐乐在卖淫期间长达三个月之久,并未被限制人身自由。外出、上网都可以,如果她想回家,随时可以。

4 乐乐在被唐慧发现并带走时,并不愿意离开,想继续留在那儿“工作”,被唐慧和她舅舅强行拉走。

5 乐乐在案发时是11周岁,但对别人自称15岁、17岁。从一份唐慧自己印制的“寻人启事”得知乐乐当时已经1.58米,这个身高甚至已经超过了我国成人女子的平均身高。可见乐乐发育比较早,所以被告不知道乐乐的真实年龄也可以自圆其说。唐慧本人发放的所谓“受害幼女乐乐11岁照片”,可信度很低,因为目测照片上的小孩只有六七岁的样子,她这么做显然是为了强调“幼女”从而博取同情。

唐慧女儿乐乐11岁的照片.png

唐慧与她制作的“受害幼女11岁照片”的宣传材料

6 乐乐在柳情缘卖淫一个周后,又与一个叫“伟剑”的年轻人交往。

唐慧很善于和媒体打交道,在许多细节上虚构事实,操纵舆论。比如:在找到乐乐本人之前,她曾经指控她的邻居王某拐走了乐乐,并伪造了被王某拐骗的所谓“纸条证据”。在派出所排除王某的嫌疑后,唐慧一家大闹拘留所,要求警方不能放人。警方为避免刺激唐慧一家,只能安排无辜者王某翻墙离开。

唐慧.jpg

唐慧在接受中外媒体采访

但唐慧不依不饶,继续控告警方此案负责人郭某“受贿”后放走王某,致郭某被停职审查。唐慧的闹剧一直持续到12月30日,乐乐最终在柳情缘休闲中心被找到,终于证实乐乐的事情和王某屁关系都没有。但唐慧伪造证据诬告他人、扰乱社会秩序的违法行为,却没有被追究责任,不了了之。

2010年6月零陵法院发生枪击案,中国邮政储蓄银行零陵区支行守护押运队队长朱军持冲锋枪、手枪将3名法官被打死,另有多人受伤。唐慧向记者声称,凶手朱军是乐乐的“干爹”,在当地街道大量张贴《告零陵同胞书》,文中将凶手描述成为乐乐伸张正义的孤胆英雄,将暴行描述成“一位孤胆英雄的剿匪行动”。但实际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朱军和乐乐存在交集,唐慧不但不了解朱军的个人情况,甚至不能分辨朱军的照片,如果说朱军是她女儿的干爹显然是不符合逻辑的。

唐慧还向媒体造谣零陵区公安分局政委秦爱群是乐乐案首犯秦星的堂哥,湖南省政法委曾组成调查组对此调查,结果也不属实。虽然已经被证伪,但至今唐慧仍然坚称秦爱群是秦星的堂哥,并说这还是秦星的父亲亲口告诉她的。

唐慧案经过一审、两次重审、高院终审四次审判,此次被最高人民法院不予核准后将发回重审,这意味着至少还会有第五次。唐慧始终不满意审判结果,她的要求是将全部七名被告全部死刑,并要求184万的民事赔偿。因为要求未得到满足,唐慧先后到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湖南省党代会代表住地、湖南省人大常委会机关大门口、长沙市雅礼中学、长沙市南门口和湖南省公安厅闹访。

而唐慧闹访过程中,政府部门为稳定社会秩序付出巨大的成本,包括人力、物力、财力和直接给唐慧本人的钱物。据《新京报》统计,几年间在唐慧一个人身上就花费了422万元。每逢重大政治活动和重要节日,比如两会、春节等,唐慧会向陪访官员索要财物作为闹访暂停的“条件”。比如2012年两会前后,唐慧两次得到共计13000元;2012年春节,她说家里没有过年的东西,有关官员为其采购1500元的年货。

这篇文章的细节来源于法院的判决文书或者权威媒体,目的只想让更多人知道这起事件不为人知的细节真相。

结语

周军辉、秦星等人已经为自己的罪行付出沉重的代价,这是他(她)们罪有应得。但是即便他们付出更沉重的代价,也不能改变乐乐的人生已经输在起跑线上的事实。

乐乐是个未成年人,她尚不能为自己的错误负责,应该负责的是她的妈妈唐慧。

唐慧是个不称职、不负责任的妈妈,不但女儿的教育本身就有问题,而且偏激蛮横,不讲道理,满嘴谎言,一塌糊涂。这样一个女人被公知塑造成“上访妈妈”、“劳教妈妈”、“伟大母亲”真是太可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