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问题其实很容易解决

香港近日出现的问题其实很容易解决,但是为什么一直不解决呢?官僚都怕承担责任。

香港警队最大的敌人不是暴徒,而是香港高等法院香港警务处

2014年香港清理占中过程中,警队抓获的暴徒无一例外均被轻判,不但刑事责任被轻轻放过,经济处罚也几乎没有。造成百万以上直接损失,仅仅罚款500港币。相反,暴徒向警方泼洒不明液体(后背证明是排泄物)的时候的处置不当,7名相关警察被判有罪,而且是实打实的要坐两年牢。

为什么出现情况,因为香港的法官多数是外籍的,例如判香港警察有罪的这名法官杜大卫就是一个英国人。

有了5年前7警的教训,现在让警察维持法治,警察会首先想想后果,为了避免麻烦,采取轻微的强力措施也要一级向上一级请示,每一级都不敢负责,于是就出现了警察被暴徒堵到警察总部不敢出去这样的世界奇观。

5.jpg

这是所谓皿煮社会的一大弊端,N权分立的后果就是没有一个人能负总责,想解决问题的人总是被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制衡、掣肘。

和平时期还好办,一旦面临有组织的专业的颠覆活动时,这种组织架构就会被彻底打花了。

“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从香港的实践来看,是完全的失败了。

如果真要解决香港问题,就应该旗帜鲜明拿出雷霆手段:

1 将香港各级法院中的外籍法官(含双重国籍)全部就地强制退休,由香港籍法官递补。这些退休的外籍法官待遇可以继续享受,但是不能有任何职务连顾问也不行。因为很明显的,他们并不希望香港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2 为《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第23条的落实规定一个最晚期限。《基本法》23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但时至今日(50年不变已经过去44%了)仍没有立法,而且遥遥无期。这种情况下应该规定最晚期限,比如:2020年1月1日之前如果香港仍未制定相关法律,则直接由全国人民大表大会释法,香港地区适用全国性的相关法律。

3 在第2条的基础上,取缔分裂国家的港独党派、团体、媒体的合法存在,当然更不会允许他们堂而皇之参加立法会了。

解决问题其实很容易,可惜有些人瞻前顾后,畏首畏尾,既害怕“友邦惊诧”,又害怕“舆论哗然”,那香港问题就只好无限期的拖下去了。

容易解决但是不解决另一个合理的解释是:国家并不想解决香港问题,至少没有很强烈的意愿在当下去解决。

香港最初作为中国与国际贸易的窗口,但是随着中国的全面开放,全国到处都是窗口已经不需要香港这个窗口了。从长期的大趋势看,香港的衰落(慢进则退)是必然的。有些人揣着明白装糊涂将香港的衰落归咎于香港回归。

为了避免被碰瓷,中央借香港问题让香港在全世界众目睽睽之下自然腐烂:每年有半年在闹事这样的经济体衰落有什么奇怪的?资本逃离又怪得了谁?等香港烂到相当的程度之后中央再出手清场,也是一种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