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权健集团的倒掉

工作中遇到的一件事让我想起了权健集团倒掉的过程。

2015年,内蒙古农民周二力,起诉权健集团侵犯他女儿的肖像权和虚假宣传,本来很简单的案子,撤下他女儿的照片,道歉再赔一些钱就行了。但是权健觉得对方只是个无权无势也没念过书的农民而已,拒绝承认侵权也拒绝道歉只是希望通过砸钱让周二力撤诉,没想到,面对权健傲慢的施舍,周二力倔犟的拒绝了。

权健的法务部请的律师找了个理由说没有证据证明侵权是权健集团的行为而是下面经销商的个人行为,最终周二力败诉。

权健1:0领先了这个老实巴交的内蒙古农民,就像满级神装在野怪身上刷存在感一样,双方实力的巨大反差让结果毫无悬念。

但就像阿甘说的一样:人生就想巧克力,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块是什么口味。

三年过去,可能权健法务早就忘记了这个内蒙古农民的存在了。时间来到2018年12月底,以周二力女儿事情为直接引爆点,丁香医生的一篇《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刷爆了所有中国人的手机。

很快,权健的老板束昱辉等18人以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等罪被刑事拘留,束昱辉本人多罪并罚估计最终刑期在十年以上。高峰时曾坐拥200亿的权健集团,几天时间之内灰飞烟灭。

十天前,束昱辉还是身家百亿的全国政协委员;十天后,束昱辉已经是预约了十年+刑期的犯罪嫌疑人。

到今天为止,束老板已经在牢房呆了近五个月。回想往事,束昱辉会感谢法务部帮他打赢三年前的那场官司吗?

一个小人物,机缘巧合之下为权健集团钉上了棺材钉实现反杀,这真是证明了那句古话: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